主页 > I烛生活 >空姐的流水帐日记/那个晚上我的房间电话不断自动拨号,换了饭店 >

空姐的流水帐日记/那个晚上我的房间电话不断自动拨号,换了饭店

发布时间:2020-07-28  编辑:



文/ 王小凡 摄影/杨志雄

 空姐的流水帐日记/那个晚上我的房间电话不断自动拨号,换了饭店

说到鬼故事,其实曼谷的还好,没这幺可怕,因为对我来说,真的可怕的在印度。

刚上线飞行的时候有一次跟同学执行印度的任务,降落后,进饭店已经是凌晨了,我记得那天真的超疲累,第一次到这个外站,只觉得新德里的组员饭店怎幺是这幺奇妙的格局,走了一个长廊以后经过一个户外小花园,凌晨时刻完全没声音,就只有自己沉重的脚步声和陪我南征北讨的行李箱轮子嘎嘎作响。经过户外花园以后走到另一栋建筑,又绕了一个圆圈,终于到了我的房间,一进去我把行李摊开,呆坐在床上,因为身体真的太疲惫,实在是很想睡觉,但却觉得房间感觉怪怪的,说不上是哪边怪,就是一种第六感,我立刻打电话给我一起飞的同学,因为是好姐妹,我行李箱一关,拉了箱子就快步奔到对方房间去,于是我们睡在同一个房间2天。

突然,有人敲我床头柜

第3天到了报到接车时间,座舱经理在饭店大厅集合大家做例行的飞行前简报,简报最后经理说:「那个xxx 号房是谁的房间?」我举手:「是我的房间。」经理说:「妳房间好吵!我睡妳隔壁,一直听到笑闹声,还有小孩子的嬉闹声,你是开趴踢还是电视没关?」我跟我同学整个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因为我根本没有睡在那个房间!从那次以后,我对我的第六感深信不疑,只要进到一个空间里我觉得不舒服,我就立刻换房间,但从此以后,印度班也让我非常害怕。

对于印度房间的害怕我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几乎班表出来一看到有印度班我立刻换掉,有一次班表一出来又是印度,那时实在没办法换掉它,加上后来也换了组员饭店,我想说姑且一试就去飞了。一落地到饭店看见大厅装潢非常现代而且採光很好,我就放下半颗心了,进了饭店房间也是非常明亮,我当下觉得很开心,以后印度班终于可以自己飞了。

因为太久没去印度,在印度的过夜班行程也是非常充实,毕竟待的时间也不长,要逛当地的市集、着名景点、吃饭⋯⋯晚上回到饭店也是挺累的,準备速速洗洗睡,因为这饭店房间感觉很新,也没什幺不好的感受,加上我需要良好的睡眠环境,晚上睡觉就关了大灯、窗帘也全关,睡到半夜半梦半醒之间就听到有人在敲我的床头柜,因为是木製的柜子,所以声响很大,一开始不以为意以为是隔壁房间发出的声响,而且我想反正我有戴耳塞,就想说算了继续睡吧,也许等等就没声音了。

接着,电话开始自动拨号

突然声音愈来愈近,然后有一个女生的声音在我耳边讲话,而且像是吵架,口气很兇地讲着我听不懂的语言,也无法辨识是否是印度话,接着我的身体无法动弹,我还很天真的想:「我到底在做梦还是鬼压床?」鬼压床有压侧睡的吗?实在是很狐疑,后来我发现根本是醒着,思绪非常清楚,竟然还可以思考,但我不敢睁开眼睛。

突然间,床的对面桌上电话响了,但是响的是免持听筒,接着开始有人按按键拨号的声音,我那时候心里一直默默祈祷:「拜託不要接通。」因为接通了,不管是谁接起电话我都会吓死!好险没有拨通,一直有没拨通电话的嘟嘟声,那声音真的太恼人了,逼得我只能起来把电话挂掉,突然发现那时候我身体已经可以动了,睁开眼睛,一鼓作气冲到床对面的桌子,把话筒拿起来挂上,回到床上盖紧被子继续躺着。

但是电话又响了,又是免持听筒的嘟嘟长音以后继续拨号,依然没有接通,这样来来回回好几次,除了在心里默唸佛号以外,还对着电话良心劝说,表示我真的很抱歉只是来借住两晚,但电话还是一样不停自己扩音又拨号,因为真的太吵了,本来还想把电话线拔掉,但想到万一电话线拔掉还是拨号?那我真的会吓破胆,所以还是没有拔掉电话线,最后真的受不了还试着对电话骂髒话,当然也没有用,折腾一整夜赫然发现外面天色已经微微亮,把窗帘整个拉开、大灯打开,突然间就不拨号了耶!当然我也没心情睡觉了,换了衣服就下楼吃早餐冷静一下。

最后,座舱长也遇上了

在餐厅遇到资深的大哥还有座舱长,他们看到我就说:「为什幺妳看起来脸色很差?」座舱长是位爱开玩笑的大哥,还说:「是遇到鬼吗?」我当时简直太惊讶,下巴整个掉下来,跟他们叙述了整夜打电话的故事,座舱长说:「一定是看妳可爱想捉弄妳啦!如果是我,鬼就不想来找我啊!」当下我真的笑不出来啊!我对座舱长说:「你不要乱开玩笑啦!」而且当天还要在同一个饭店住一晚,但我当时决定不换房间,白天只请饭店人员来帮忙把电话换掉,对这个事件我只能解释为电话坏掉或是电路有问题,于是当天晚上我把所有护身符放在床头并且开大灯睡觉,虽然还是毛毛的,但觉得平常没做亏心事好像也不用怕,结果当天一夜好眠。

隔天接车报到,在机场行进间座舱长跑来问我:「妹妹,你房间后来还好吗?」我说很好啊我睡超好,座舱长说:「你当然睡得好啊!因为换我房间的电话开始自己拨号了,吓死我了。」大哥在旁边默默说:「所以⋯⋯我们在吃早餐的时候,他在旁边听我们的对话啰⋯⋯?」从此以后印度班我再也不飞了,这大概是空服生涯中我遇过最恐怖的超自然事件了。

本文出自《三万英呎高空的生活》四块玉文创出版

 空姐的流水帐日记/那个晚上我的房间电话不断自动拨号,换了饭店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