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再生活 >《思想坦克》同婚选项二择一?林昶佐的疑问有可能发生 >

《思想坦克》同婚选项二择一?林昶佐的疑问有可能发生

发布时间:2020-06-10  编辑:



《思想坦克》同婚选项二择一?林昶佐的疑问有可能发生

本文作者为石金尧,原文标题:同婚选项二择一?,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依据《风传媒》报导,时代力量立委林昶佐于立院同婚协商的最后抛出一项质疑,倘立法院届时通过的同婚法案与大法官释字 748 号解释的意旨不符时,是否有可能出现同性当事人得自由选择「依释字748号解释适用民法登记结婚」与「依立法院通过之同婚法案缔结关係」等两种方案。

《思想坦克》同婚选项二择一?林昶佐的疑问有可能发生

立法院长苏嘉全及民进党团总召柯建民认为此问题应交由司法院于下次协商时说明,一时之间网路上开始有着不同的意见交锋,其中最受人瞩目的便是基于「权力分立原则」,认为大法官解释不能拘束立法者后来的立法空间,立法者重新制定与先前违宪状态相同内容之条文亦无不妥,故行政机关仅能依照立法院通过之同婚法案来依法办理。

德国法律对于国会可否重新制定与先前违宪状态相同内容的条文争议,涉及到所谓「规範再定禁止」(Normwiederholungsverbot)的问题,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对此并非自始皆採取一致稳定的见解,否定说认为联邦宪法法院的判决充其量虽有法律效力(Gesetzkrft),但国会只受宪法秩序的拘束,国会本身是立法者,法律对之应无拘束力,如果国会认为有必要,当然可以重新制定与被宣告无效的法律内容相同的新法(BVerfGE 77,84,103),但亦有肯定说认为宪法法院的判决拘束包括国会在内的一切宪法机关(BVerfGE 1,14/36),总之,德国法学者对此是有着不同的见解(注 1)。

我国释字第 185 号解释:「司法院解释宪法,并有统一解释法律及命令之权,为宪法第七十八条所明定,其所为之解释,自有拘束全国各机关及人民之效力,各机关处理有关事项,应依解释意旨为之。」又释字第 405 号解释:「足见宪法赋予大法官维护规範位阶及宪政秩序之重大职责。是司法院大法官依司法院大法官审理案件法之规定,就宪法所为之解释,不问其係阐明宪法之真义、解决适用宪法之争议、抑或审查法律是否违宪,均有拘束全国各机关及人民之效力……立法院行使立法权时,虽有相当广泛之自由形成空间,但不得逾越宪法规定及司法院所为之宪法解释。」

换言之,在释字第 405 号未有后续补充解释下,「规範再定禁止」原则上就是定则(注 2)。

再者,前中选会主委陈英钤曾以大法官宪法解释之效力具有宪法位阶之观点,会不利于时代、社会及法观念之变迁,所以主张应仅赋予大法官解释具法律效力位阶,但不能拘束立法者(注 3);但前大法官彭凤至对此认为我国宪法体例与德国有别,大法官解释本具有宪法位阶,且本身就能因应各种变迁,并非完全僵固,所以没必要将大法官释字效力降级(注4)。我个人认为,我国立法者立法时应受先前大法官解释之拘束。

由于释字第 748 号解释谓:「有关机关应自本解释公布之日起 2 年内,依本解释意旨完成相关法律之修正或制定……逾期未完成法律之修正或制定者,相同性别二人为成立以经营共同生活为目的,具有亲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结合关係,得依婚姻章规定,持二人以上证人签名之书面,向户政机关办理结婚登记,并于登记二人间发生法律上配偶关係之效力,行使配偶之权利及负担配偶之义务。」

《思想坦克》同婚选项二择一?林昶佐的疑问有可能发生

基于上述释字第 185 号及 405 号解释之要求,当行政机关认为立法院所通过的同婚法案与释字 748 号解释的意旨不符,即未依解释意旨完成相关法律之修正或制定,则此时便须依民法办理同性结婚登记,至于行政机关的判断理由是基于上级机关的命令或个别公务员的裁量判断,并非所问,毕竟实际上就是依民法办理同性结婚登记了,只要不涉及无效事由,在未受撤销之前仍保法律上之效力。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该同婚法案仍是有效的法律,故当事人当然亦得依该同婚法案办理关係之缔结,立法院通过的同性婚姻法及释字 748 的关係如在常规的扑克牌游戏大老二般,只有梅花三(合释字 748 的同性婚姻法)可以先行出牌(不适用释字 748 的执行命令),无论是其他梅花牌或其他花色三(其他不合释字 748 的同性婚姻法)都不行,但若在搭配梅花三的牌型下则不再此限。

结论上,纵然有论者认为目前行政院版本以外的同婚草案未必不符大法官释字第 748 号解释的可能,但只要行政院未肯认立法院所通过同婚草案合于大法官释字第 748 号解释,或未要求户政事务所必须依行政院版本以外的同婚草案要求办理结婚登记,则个案上的公务员便有判断立法院所通过的同婚草案与释字748执行命令的关係,

(注1) 陈爱娥,德国联邦宪法法院裁判的拘束力,2003。(注2)吴庚,宪法理论与政府体制,2014。(注3)陈英钤,大法官会议对宪法解释之程序标的与拘束力-从宪法主义与法律主义谈起,2001。(注4)彭凤至,司法院大法官宪法解释之效力-兼论大法官宪法一般拘束力与德国联邦宪法法院第三十一条规定德国联邦宪法法院裁判之效力,2008。

上一篇: 下一篇: